966msc.com: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倨后恭


本站公告

    听静雪提醒,楚天这才注意到自己中午尚未吃午饭。

    正常状态下,他平时是一到饭点,肚子就饿的咕咕直叫无法忍耐的特点。

    但现在他忙碌了一上午,显然处于非正常状态中,虽然早已到了饭点,却忘记了尚未用参的事实,在静雪细心的提醒下,这才反应过来,肚子似是有所感知的,如往常一般咕咕直叫起来。

    楚天点头,这才取出一些口粮之类的凑合果腹。

    林无双注意到这两人间的交流,深邃眼眸中目光不经意温和了许多。

    他本就是重情义之人,只是在恋情上表达太内敛罢了,他同样对重感情的人是心存好感的。

    楚天,静雪的交流虽然很简单,他却能看出他们之间的互相依赖和体贴,加上他本人就处于与唐蓉蓉之间长达数年的恋情中,对这方面的感知更细腻真切。

    因此,虽然只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他已对楚天初步有了一些好感。

    楚天快速吃完东西后,便引着林无双向曾使他遭遇挫折的名列天药谷年轻一代炼药榜第十四位的沈辉所在之处赶去。

    两人速度极快,很快就抵达了上午来过的山谷之前,落在谷口,快步走入。

    楚天施展感知进入,源自沈辉的超越了念宗层次,极为强悍的精神感知蔓延而来,林无双感应到后,将自身气息稍稍释放出一丝丝。

    他的气息迥异于常人,或许是因长期修炼无双银枪的关系,通体呈现暗金色泽,有着不在神兵利器之下的锋锐,和斩天灭地般的恐怖杀气。

    他的气息虽然只是释放了一丝丝,但沈辉那股能让楚天深为忌惮的可怖精神感知笼罩下来,却似老鼠遇见猫似的远远避开,仿佛遇到了天然的克星。

    沈辉的精神波动出现了一丝悸动,旋即沉寂了下来。

    而后山谷深处一阵动静,里面的队伍倾巢而出,为首者正是仪表堂堂的沈辉。

    他如火炬的目光射来,将上午有过一面之缘的楚天自动略去,966msc.com:第一时间凝在散发着淡淡凌厉气息,剑眉星眸,长身玉立的英俊青年身上,瞳孔瞬间缩至针尖大小。

    灵武学院,林无双。

    这可是屹立于东圣域年轻一代最巅峰处的人物。

    这等人物,同辈中有资格与其相提并论的根本没有几人。

    拿他们天药谷来说,恐怕也只有熊尘那个疯子才有这等资格。

    而他虽然掌握非凡的炼药术,身边也有像赵春这样给力的门客护卫,但他本人知道这不足以成为让他和对方对着干的资格。

    林无双如果与他为敌,即便他有赵春保护,但在其横扫各大遗迹之地的无双银枪之下也必然不堪一击,他引以为傲的逃跑手段,也未必有效。

    也就是说,对方若与他为敌,他必死无疑,绝对不会有任何侥幸。

    不过,他知道他和林无双没有丝毫仇恨,而且他从未听过林无双是那种随便滥杀无辜的人,两人间没有任何过节。

    一念至此,他很快就将眼中浓郁的忌惮深深隐去,取而代之地是亲切,受宠若惊的神色,恭谨地行了一礼,旋即抬头朗笑道:“今日能得见无双前辈尊颜,我沈辉蓬荜生辉,三生有幸。只是,不知前辈到此有何贵干。”

    “若是前辈看上了此处药谷,我们这些人也不必争了,里面药物虽然采集了一些,却还剩下不少,统统赠予前辈,若前辈要求,我们已经采集的也可以归还,前辈既来,此间所有天才地宝都应归你所有。”

    说到这里,他不由瞥了林无双身边的楚天一眼,心里一面猜测楚天和林无双的关系,一面暗自埋怨沈宽,以至将其祖宗十八代统统骂了一遍。

    王八蛋,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和林无双有关系的人,这种人是他们招惹得起的吗?

    却浑然忘记了,沈宽是他如假包换的亲弟弟,沈宽的祖宗十八代,也正是他的祖宗十八代。

    这样骂弟弟就等于骂自己。

    但可惜反应过来后,已经在心里暗骂过了。

    不过他也是真的生气,要是早知道楚天和林无双有关系,鬼才会得罪这小子啊。

    他当然知道以林无双的身份还不至于不要脸面地抢这药谷里的东西,只是故意僵住无双,将其捧到前辈的身份上,不难为他们罢了。

    果然,林无双听了摇头一笑道:“林某一介武者,霸占这山谷做什么,林某有一学妹身中寒毒,想请你...沈兄弟去看看,需要什么报酬尽管提。”

    他表面上温和,实际上性子高傲,原本不会这么容易和人称兄道弟的,但他不想把蓉蓉亲**代的事办砸,措辞自然客气了些。

    沈辉听了这沈兄弟,浑身都似轻了几分,脸色本能般一喜,连摆手道:“给林兄办事,是小弟我的荣幸,哪敢要什么报酬,这么做岂不显得不够朋友?一应花销都落在小弟身上。”

    “如此,多谢了。”以林无双身份倒是没有对此拒绝。

    在他看来,开口求人,依然欠下人情了,总归要还,多欠这点人情也没什么差别。

    眼见林无双三言两语就将此事搞定,楚天感到不可思议。

    先前他来求时,这沈辉可绝不是这么好接触的,提了很高的加码好容易才答应,被他弟弟沈宽随便一搅,就把这事搅黄,态度不是一般的恶劣。

    但在林无双面前,却变得亲切有加,几乎可以为所欲求。

    可他只是不可思议了一瞬便认清了现实,之所以会有这种效果,纯粹是林无双长期凌驾于东圣域各方天骄之上的超强实力做后盾,因此这些难相处,鼻孔朝天的炼药师才显得客客气气的。

    而沈宽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指着楚天说:“大哥,这小子欺负过,你不帮我也就罢了,怎么还帮他炼药?”

    沈辉不料他这弟弟偏偏在此时犯浑,脸色一变,一瞪眼睛,疾言厉色地吼道:“我和林兄交谈,那有你说话的份,你给我滚。”

    沈宽虽然深得沈辉宠爱,但这位亲大哥发起火来,他也是最害怕的。

    他见状俊脸苍白,似被吓破胆一般,被吓退了好几步才听了下来。

    “你小子别的本事不涨,尼玛天天就知道冤枉人,你还能有点别的更高尚的追求吗...”

    沈辉呵斥后,又深深凝视弟弟,并恨铁不成钢地道。

    沈宽见一向敬畏的大哥发飙,那里还敢废半句话,脸色白了以后,青红交加,显然又羞又愧,却一声也不敢坑。

    沈辉当着林无双、楚天的面将弟弟沈宽狠狠地训斥了一通,愤愤地道:“你这家伙,回头再给你算账。”

    旋即又很客气地向林无双和楚天说:“林兄,这位小兄弟,你们可以在谷外稍等,我花几分钟安排一下就去找你们。”

    林无双淡淡点头,自引楚天出谷,在谷外侯着。

    果然很快沈辉就安排好事走了出来。

    三人一道,驭空向静雪所在的营地飞去。

    沈辉自然是用精神力驭体飞行,他精神修为精深,更兼天药谷的炼药师皆擅保命,因此倒也能跟上林无双、楚天的速度。

    谷内,沈宽无精打采坐在一块青石上,用一种忧郁的眼神,呈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沈兄,刚才那可是林无双,连沈辉老大也得罪不起的林无双,他要炼药,就给他炼呗,你怎么能和他作对呢?”他的好搭档,曾经的最强门客萧宏走到忧郁的他身边,悄悄低语道。

    沈宽对这般低语置若罔闻,一时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了。

    脑海中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说好的炼药师是不受拘束,最自由的职业,想给谁炼药,就给谁炼,不想给谁炼药,就不炼呢?到那儿去了?”

    一时间,他心里五味杂陈,复杂至极,竟是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bq

    
www.78f.748g.com
AG环亚开户 澳门永利赌场网址手机app 亚洲星客服端下载手机app 永利彩票手机下载直营网 迅盈比分
万博棋牌中国总代理 29sbc.com msc282.com 摩斯国际棋牌中国总代理 尊龙娱乐FG电子
云鼎国际娱乐棋牌娱乐 通博MW电子 优游对战 玛雅棋牌娱乐 亿豪棋牌网址
pt神奇四侠50条线登入 10pj.com 澳门太阳城娱乐 188金宝博游戏BBIN 红树林娱乐棋牌现金网